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技术动态

高三女生直播开学被学校约谈曾因表演低俗被停播

2018-09-26 21:48:24

9月1日,天津瑞景中学操场上的入镜同学们。当天,该校高三学生王芳在某平台上直播开学。

直播显示,部分同学在教室内做功课,对入镜并不知情。

9月1日,某直播平台上,身穿校服的高三女生王芳直播开学情况,其自称觉得直播新鲜,想做尝试。对此,校方表示,已与学生约谈并进行劝导

高三女生直播开学被学校约谈曾因表演低俗被停播

,不支持学生在校使用直播功能。专家称,直播平台需加强监管。

曾因表演低俗被停播

这是哪所学校呀?女神怎么还不上课?这些是高三学生王芳在直播期间,屏幕下方弹幕弹出的评论。9月1日上午11时许,乌黑长发的她在某直播上开启直播功能,播放了开学第一天,学校课间活动的情况。

画面中,王芳从操场上同学们课间娱乐、谈笑的场景,一路播到教室内在做功课的同学,视频中学生均穿着标有天津市瑞景中学字样的校服。

直播屏幕上方显示,王芳是该平台的主播,级别为16级,粉丝数为15674,同时观看人数达95人,多以二十至三十岁的男性为主。

平台资料显示,王芳18岁,于今年3月份注册,直播频率不高,同时建过多个粉丝群。在其一条动态中,她还展示了班级课表,并写道,除语文、历史、英语课不能直播外,其他时间都可,并写下周一至周六的开播时间表。

此外,王芳还曾在动态中透露,在5月20日的一次直播中,因表演过于低俗、暴露、色情的舞蹈被扣分,随后又被某直播平台停播。在评论中,也有个别男性关注者言语挑衅。

校方表态称不支持

询问得知,王芳为瑞景中学高三学生。该校办公室李姓主任称,学校在第一时间确认了学生信息属实,并与学生约谈,进行劝导。该女生坦言,自己因三月初受到朋友邀请,觉得直播挺新鲜,想做一次尝试。

李主任称,这是第一次听说学生在校直播,对此表示不支持。学生阶段还应以学习为主,尤其高三是冲刺高考时期。如果私下直播,家长应负责监管,学校不会过多干涉。此外,每个年级的老师会关注和监管学生的动态,起到对学生的监护职责,避免学生受到不健康信息的侵扰,导致人身安全受威胁或影响学业。

有专家称,络直播把私生活的事情拿到公共空间,内容上有潜在的淫秽色情和暴力内容,并可能涉及他人名誉、隐私。若没有预判、自律机制,没有把关和审核过程,会扰乱络文化秩序,因此亟须对其进行规范。

焦点

不知情者入镜是否侵犯隐私?

大多平台有不得偷拍偷录要求;专家称公开直播不恰当

王芳直播开学的视频中,有不知情的同学入镜。在多个直播平台的搜索栏中,新京报输入直播开学、直播上课等字样时,发现部分平台上有直播上课的视频,入镜者大多在听讲,不知被人拍摄。

而在熊猫、映客、YY、陌陌、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的公约和条款上,均详细说明了用户协议和使用规范,其中有不得未获他人允许,偷拍偷录他人,侵害他人合法权利的要求。直播中不知情者入镜,如何看待?

媒体法规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四新认为,在私人空间直播,只要符合法律的一般规定就行。公开场所的直播,需考虑场所里面的其他人和信息。若当事人不同意,就涉及是否侵犯隐私,是否给入镜者制造麻烦、扰乱学校或课堂秩序等。因此,上述高三女生的这一行为不恰当。

由于侵犯隐私需要严格的构成要件,公开场合中,如果是公职人员在执行公务,或对直播有预告、预判,就不存在侵犯隐私行为。

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研究员朱巍则表示,直播学校上课或课间活动的内容,因是公共场合,且不涉及国家公共安全、财产等法律明令禁止的内容,不算侵害同学的隐私权。

涉黄涉暴等内容如何规范?

专家建议平台管理者和主播担责,观看者实名制登录

王芳曾因表演低俗内容被停播,而其直播时屏幕下方亦有言语挑衅、用语污秽等评论。对此,该直播的公关部门回应称,平台能确保直播无色情,赌博、吸烟等都不允许。所有直播都有后台人员负责实时监控,违规者立刻扣分停播。

对于直播平台上涉黄涉暴内容及不当言语评论,应如何规范?

这个话题现在公共领域的讨论较多,遇到过激、涉黄涉暴等行为,信办监控,公安部门处罚,但没有上升到诉讼阶段。王四新解释,近两年直播发展很快,而目前国内所有直播平台的规范都属内部规定,对人的行为影响和决定意义不大,因此有必要上升到国家层面的规范。

他认为,应把明确落实到平台管理者和主播身上。最近的司法判决里出现了群主违法后需承担法律的案例,相应的直播平台也适用,可在事后追究。

朱巍说,在自己参与的多次直播监管会议的讨论中,不少专家提出,考虑让观看者也实行实名制登录,对于出现污言秽语或违反直播平台条例的行为,直播平台在实时监控的同时,设置信用记录登记,无论是主播或观众,都需要遵守文明规范,不然会被拉入黑名单,在其他直播平台上,其信用值同样适用。

如何看待未成年人做直播?

或无法驾驭直播时遇到的各种情况;建议家长把关

新京报发现,部分直播平台上,甚至出现小学生直播的情景。

9月1日,一位10多岁小女孩,在客厅的沙发上直播。有评论问有没有上课,她称上午刚去报到,并用稚嫩的声音求关注。而该平台的用户协议上写着,直播者必须年满十八岁。

此前据媒体报道,一名六年级女生在家中直播,当有人问她是否该写作业时,她说家长同意直播,长得好看不用写作业。

对于未成年人参与直播一事,王四新持否定态度。他指出,未成年人的年纪和其判断能力、认知能力相吻合,还无法驾驭在直播平台上遇到的各种情况。在课堂等公开场所中,未成年人也难以照顾和处理其他人的合法权益。

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吴丽娟老师认为,现在通过直播,每个人都可以当主角,有的孩子喜欢、家长也同意,心态可以理解。

直播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孩子的展示欲和成就感。但直播出去后,对于观众的反应,孩子怎么接收、怎么消化,这又是个问题。吴丽娟说,一定年龄以下的孩子,直播需要有家长同意或监管,帮助孩子去把关、调控。




省住建厅巡查组来镇检查工程质量
“银河系大姐大”大闹厦门北站 脱鞋打人被胶带制服
2011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完美谢幕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